返回 我的 全国
首页 分类
发布
电话薄 我的

日本现役AV女优上街抗议新法案,批评“本末倒置,逼良为娼”!

2022-08-10 23:31:17  人气:10254

8月8日,根据日本《Encount 接点》杂志的报道称,知名AV女优们齐聚东京都新桥车站前,抗议日本政府于今年6月推行的《AV出演被害防止法新法》修正案(通称“AV新法”),认为修正后的“AV新法”不仅无法切实保护未成年人,反而还本末倒置,逼得原本的“正规军”都要去加入非法拍摄的行列!


(日本AV女优天使MOE等人在新桥站派发抗议传单)

01、“AV新法”修正了什么内容?

从2022年开始,日本政府将成人年龄下降为18周岁。当时,不少家长们纷纷上街游行,认为可以下调成人年龄,但不应该颁布“满18周岁就可以自由签约拍摄AV”这种规定,批评这样就是在助长X交易的合法化,有伤风化。


家长们的担心并不无道理。按照原来20岁才算成年的政策,如果有18、19岁的“小朋友”被人诱骗拍摄了AV作品,只要确定拍摄当时没有征得父母的同意,即使作品已经拍完了,甚至都已经公开了,拍摄公司也必须立即下架,并永久封存相关的种子链接。

因此,很多老司机都知道,标题写的“二八少女”其实都是由熟手女工们“演”出来的。

但自从成人年龄下调至18周岁以来,不少以此为卖点的岛国动作爱情片的制作公司就开始通过各种SNS平台,物色合适的“新女郎”。

为了降低对这部分“新手”的伤害,日本政府修正推出了《AV出演被害防止法新法》。其中明确规定了制作方的“契约说明义务”和参演者的“解约自由权利”。


根据该法案,制作公司必须在拍摄之前跟参演者明确说明具体的拍摄内容以及万一发生纠纷后的调解仲裁方式,同时必须严格遵守“签约完成后一个月内不拍摄,拍摄完成后4个月内不公开,公开后1年内允许无条件下架或者停止放送”的制作公开时间规定。

另一方面,作为参演者,当发现实际拍摄或者最终公开的作品内容与当初签约时不同,或者违法其他相关法律,参演者在5年内都可以随时解除合约;即使拍摄时没有问题,作品公开后的1年之内,参演者也可以无条件解除合同;而如果参演者不愿意“来真的”,不需要赔偿什么违约金,直接解约就行。

按理说,这些修改后的法案似乎都是向着参演者“一边倒”的利好政策。那么,为什么“老师”们却要上街抗议呢?

02、守法者挨饿,违法者猖獗

根据上街抗议的日本著名AV女优·天使MOE所说,“AV新法”从草案拟定到征求公众意见,前后大大小小那么多环节,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团体曾经请她们这些“当事人”前去参加讨论;说是行业新规,但是行业的各位大佬竟然谁也没有被正式征求过意见。

面对这样的“不民主决策”,大家表示“绝对不能接受。”


(天使moe)

同时,在该法案于6月15日颁布实施以来,每当自己去抗议的时候,总有一部分人会跳出来说“你们有活干就不错了,这样的身份也敢来议论政策制定”。这样的遭遇,让她们觉得除了该法案需要听取自己这帮“专门从业人员”的真实意见之外,还需要为她们减少“污名化”!


(日本知名AV女优一起抗议“污名化”)

而本次新桥车站抗议的最大争论点就在于:她们认为该法案表面上要求一切拍摄制作都要程序化、正规化,而且优先保障参演者的权益;但实际上,从法案颁布以来的2个多月里,就连她们这样的“老牌正规军”都不断被无故取消了拍摄,一些刚入行的新人更是基本就是要么和别人拼单拍摄,要么就是去“黑心公司”赚外快。

而关于这些临时取消所带来的损失,她们表示既没有赔偿金,也让自己对未来还能不能接到单子产生了强烈的不安。


不少人的启蒙老师·苍井空也说,其实在这个行业中,也许拍摄的题材和手法有些过激,但是事实上很多公司都是“守法公民”——在拍摄前也有详细说明故事内容,并反复跟她们确认可以接受的最大尺度到哪里,以及报酬和公开后的各项授权问题。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一些“黑心猎头”会以超高的报酬,诱骗部分参演者拍摄一些比较危险的动作,或者到了现场才发现要拍的跟之前说好的不一样。虽然也想过当场走人,但是考虑到丰厚的报酬,很多人也就忍下来了。


稻森美优也在抗议时表示,原本同一个业界的人都会以“有朝一日被正规公司签下,有定期拍摄工作”为荣,而且不少新人也是通过参演前辈的作品出道。

可现在“AV新法”出台后,由于没有规定制作公司擅自取消所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和赔偿义务,因此不少公司就随意取消拍摄,这已经造成超过50%的正规军出现了收入大幅减少的危机。至于新人们,基本都是“出头无望”的悲惨状态。

(緒川はる)

此外,“AV新法”规定了每拍摄一个作品,都必须提供详细的说明资料和契约文件,这导致她们如果按照原来的接单数量,每天光是要签名的文件就已经堆积成山。

想到实际到手的报酬,与不知道自己空出5个月档期是不是最终一定能顺利开机的风险,不少原本的“正规军”也开始偷偷摸摸地接起了私活,专门接一些既不需要繁琐的文件签名,简单口头讲一下戏就可以上阵,又报酬高、发单量多的“短期拍摄”。


(花宮レイ)

而继续坚守在“正规军”阵地的AV新人女优们也表示,由于“AV新法”既拉长了从签约到拍摄上映的制作时间,导致她们的报酬支付大幅延迟,又对制作公司临时放鸽子的行为没有产生实际约束力,让好不容易有客户上门也是优先挑选那些已经出道多年的前辈,自己只有在前辈完全忙不过来或者不愿意接活的时候,才能分到一两个作品,根本无法糊口。


(日本著名时事评论家西村博之)

这次的抗议活动也触动了包括西村博之在内的不少日本知名时事评论家和社会活动家。

西村博之多次在公开市民演讲等活动中提及“AV新法根本不能保护人”。他表示,以前只要成为了“正规军”,不仅可以获得相对稳定的拍摄预约,保证了收入,还可以得到各种定期身体检查,所以同样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们才会向往加入正规公司,拍摄所谓的“过审AV作品”;但现在大家遵守游戏规则就会饿肚子,然后为了糊口不得不冒着被各种病毒感染的风险,也要去接非正规公司的拍摄订单,长此以往,只是让更多带有过激内容的作品在黑市中继续流通壮大,也让更多AV女优和男优成为了X病的受害者与传播者。

日本民众也对于这部“基于立法者的主观想象,而不考虑现场客观实际和从业者心声”的法案表示了强烈不满:


“这次的AV新法与其说是换了别的形式,不如说是根本就是一个毫无关系的其他东西。只是,如果说真的能够以此拯救那些遭到伤害的人倒还好,可这样一个完全不听取现场劳动者的想法和意见,仅仅凭着主观臆断,还是过去的偏见就制定出来的法案。这真的是最不应该出现的行为。”


“都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当事人的人们大声吆喝着制定出来的法律,这本身就是个大问题了。反过来说,作为真正的当事人,这些在认真工作的女优们的抗议行为才是正确的。当然我们不该允许违法的东西存在。但是如果一个法律会让那些遵守法律的人受到利益损害,那本身就是一部坏法律了。我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让立法者和守法者坐下来,好好谈谈,深思熟虑后再决定才对。”

虽然不知道随着“AV新法”的持续推行,以后会不会出现更多的“正规军”叛变转投非法拍摄制作公司门下的情况;但如果连这些已经算得上是“圈中名流”的人们都开始“胆向恶边生”,那些在最开始让人不禁担心会被骗入行惨遭伤害的18、19岁的少男少女们,难道不是更容易落入“有心人”的圈套吗?这样一来,本来是为了保护他们才制定的法案,可就真的本末倒置了。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