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 全国
首页 商家
发布
历史 我的

日本10岁女孩被禽兽父亲性虐待,8年后报警逃离魔爪!400万人看哭了…

2021-07-15 21:57:39  人气:10188

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父母就是全部的天和地,是世上唯一可以庇护他们的港湾。

当父母不爱孩子,甚至暴力虐待时,孩子会陷入悲惨无助的绝境。

但是,家庭暴力往往具有隐蔽性,如果当事人不主动求助,外人很难了解和提供帮助。

在家庭暴力中,还有一种更为隐蔽的犯罪,就是性虐待。

尤其是大人针对孩子的性虐待,简直丧心病狂天理难容啊!但这样的事情,往往就发生在我们现实生活中。


Mitsu是个很敏感的孩子。八岁时,她母亲家的亲戚去世了,全家人都赶去守夜。Mitsu看着父亲笨拙地与亲戚寒暄,感觉他很孤单。父亲在家一向是强势的,在人前却是截然不同的卑微。

到了吃饭的时候,父亲还在会场外面。母亲喊父亲去吃饭,父亲没有答话,母亲自己去了。Mitsu呆在父亲身边,父亲问:“你为什么不去吃饭?”她回答说:“我在这里。爸爸怕陌生人,我陪着你。”

这是多么温馨的场景啊!一个懂事的女儿,一个木讷的父亲,小小的女儿试图安抚父亲的孤单。但如果知道父亲的心思,这个场景就变得异常诡异和恐怖。


(图文无关)

Mitsu十岁时,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强吻了!她在家里呆着,父亲突然从身后扑过来,强吻了她。小小的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父亲只是不停对她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后来,她被叫到父亲的房间,父亲以玩游戏的名义触碰她的身体。父亲说,从Mitsu上幼儿园开始,他就以恋爱的视觉看待她,因为她是唯一能够懂得他的人。

Mitsu不敢反抗。一来是对父亲天然的崇拜,二来父亲平日对家人动辄打骂,她觉得如果抵抗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她只有顺从。


Mitsu认为父亲患有依恋障碍症。父亲小时候是在家暴中长大,他无法享受正常的家人关系,结婚后对家人有异常强烈的控制欲。

父亲不让母亲与外人交流,以独占的形式证明家人是属于他的。他也担心女儿不再属于他,总是对Mitsu说:“你是真正能理解我内心的人,我很早就爱上了你。”并强迫女儿说喜欢他,爱他,永远不会离开他。

Mitsu的父亲有个单独的房间,最初母亲能够自由出入。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母亲一旦进去,父亲就会勃然大怒,动辄打骂,宣称这个房间是他的,任何人未经允许都不能进入。但他经常叫Mitsu进去,尤其是喝了酒之后。Mitsu并不理解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只是害怕周末,害怕进入父亲的房间,害怕父亲抱着她……


父亲对Mitsu做的一切,最初都是拼命瞒着母亲的。出于一种羞耻或害怕,Mitsu也从不敢跟母亲提及。

有一次放学后,Mitsu又被父亲叫到房间,却看到母亲在床上坐着,她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厌恶的气息。父亲说:“我把一切都告诉你母亲了,包括之前对你做的一切……”

Mitsu的脑袋嗡嗡的,她完全不懂父亲在做什么。而母亲一番歇斯底里的哭闹后昏睡过去,之后再没有提及这件事。很久之后,Mitsu才知道母亲被这个秘密冲击过度,失忆了很长时间。


Mitsu上初中时,有段时间很叛逆。她意识到了自己家庭的异常,当父亲再要抱她时,她厉声拒绝:“不要碰我!”父亲痛苦地说:“你是不喜欢我了吗?你讨厌我吗?”边说边用拳头狠狠砸墙。看着父亲痛苦的样子,Mitsu觉得自己做错了。那一刻,她是真的担心父亲,她向父亲道歉并试图安慰他:“我错了,对不起,你只是害怕寂寞啊……”

父亲一般是晚上10点之后叫她,有时是12点,通常是喝醉酒之后,Mitsu要陪着他直到他睡着。父亲经常对她说:“叫我的名字,不要叫我爸爸。生个孩子,一起养吧!”甚至要求Mitsu作为女人喜欢他,而不是女儿。

有时Mitsu会找借口:“明天要早起上学。”父亲反驳说:“按你这么说,我明天还要上班呢!”她等父亲入睡后,自己悄悄离开房间,对一脸担心的母亲说“没事的”,然后自己去洗澡。一边洗澡一边忍不住低声啜泣。


Mitsu也想过向外人求助。她向自己的老师说过情况,老师的建议是以学校的名义给父亲打电话,警告他不要再虐待了。Mitsu想了想,打电话一定会火上浇油,不但不解决问题,父亲还会变本加厉。所以她拒绝了,她说自己能够解决,会让父亲停下来的。后来她骗老师说虐待已经结束了,自己的生活很好。

Mitsu觉得老师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在那时候,社会还没有关注家暴问题,也没有系统的解决方案。她不怪老师,只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主动向大人求救过。


Mitsu读了公办高中,但她已经不想读书了。那时候的她得了解离症,也就是记忆、自我意识或认知功能上的崩解。

母亲看出她的问题,表示理解并支持她。但父亲不同意,在家里大发雷霆:“我不想养一个不去高中的女儿!你没有任何价值!在这个家里,你没有发言权,也没有人权!”

但是Mitsu下定决心不去上学,一时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父亲将她和母亲、妹妹都赶出家门:“如果找不到工作,你们都不要回来!”后来,Mitsu找到了工作,一个月给家里2万日元钱,父亲方才罢休。


找到工作后,Mitsu和父亲的联系少了,但依然有身体接触,父亲从不认为强吻女儿有什么不对。后来,Mitsu留了心,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拍了极少的照片,她觉得留下证据可能未来会保护自己吧。

有天,父亲主动找她:“三天后,和我约会去吧?”Mitsu知道自己又要面临地狱般的生活,她决定自杀。有个知情的朋友说:“既然死都不怕了,就去见见他吧。”她一想也有道理,就去见了。

那次见面时,朋友将NPO(儿童虐待防止协会)法人团体叫去了,Mitsu被救助机构保护起来,父亲也被警方带走了。Mitsu虽然当时感觉被朋友背叛了,但很快释然,她终于即将迎来新生活。那年,她18岁。


虽然有照片做证据,但Mitsu拍的照片很少,而且没有直接的录音证明,所以Mitsu最终只能以“监护者猥亵罪”起诉父亲。

父亲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说:“我喝醉了,记不住了,我可以用钱来做补偿……”最终,父亲被判决有期徒刑1年6个月。


今年的4月19日,Mitsu在油管上传了一个短视频,讲述自己这段被亲生父亲性虐待的经历,至今已有416万次观看。看过的人都心情复杂,很难想象现实中还有这样的家庭。


Mitsu说自己鼓足勇气说出来,是为了让大家对家庭性虐待有所了解。她提醒有类似遭遇的孩子们,如果遇到这样的父母,一定要逃离,不管对方生病还是多么可怜,都不是留下的理由。社会上很多机构会提供援助,比如儿童相谈所、妇人相谈所、NPO法人儿童虐待防止协会等等。

她也提醒孩子们一定要注意保存证据,不管是照片还是当事人的录音,都可以作为证据,在法庭上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


Mitsu现在19岁了,她还在努力康复自己。她读书,画漫画,学烹饪,她发的视频都是边烹饪边讲述。有时她说自己生活得很好,有生活补助金,也感谢母亲的付出。有时她也会说“我要活到什么时候好呢?”看得人心疼不已!

惟愿这个经历过地狱般折磨的姑娘,能够早日走出阴霾,坚强地生活下去!或者就像她说的,以后收养个无法在正常家庭生活的孩子,尽力给她提供栖身之所,以此弥补自己成长的缺憾。

声明:雷豆资讯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投稿/荐稿邮箱:kefu@lei168.com